谷文昌的清白家风

发稿时间:2019-04-08 12:43      编辑:天津先锋网

  谷文昌对待子女一贯严格,甚至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他的5个子女在工作、生活上没有得到过任何“特殊照顾”,甚至政策允许的事,他也不为子女“争取”。1976年,谷文昌的小儿子谷豫东高中毕业,最大的愿望是到工厂当一名工人。当时谷文昌夫妇已经是花甲之年,子女都不在身边,按照政策可以留一个子女在身边工作。谷豫东向时任地区革委会副主任的谷文昌提出留在父母身边,谷文昌沉默许久,还是劝他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谷文昌说:“我是领导干部,不能向组织开口给自己孩子安排工作,不然以后工作怎么做呢?”

  谷豫东说:“遇到工作调动、个人待遇提升等关口,我们也曾多次向父亲‘求助’,但他的回答永远是‘要靠自己的本事吃饭,不能靠着我的关系向组织提要求、要待遇’。”

  “人很老实,说话轻言细语,穿着打补丁的裤子,能吃苦,下乡睡地铺,没有一丁点儿千金小姐的脾气。”谈起昔日的同事、谷文昌的大女儿谷哲慧,东山县铜陵镇71岁的老人陈炳文仍然印象深刻。1963年,谷哲慧高中毕业进了县财政科当临时工。陈炳文说:“几个月后才知道她是县委书记的女儿,我们都以为她在临时工岗位只是锻炼锻炼,很快就会转正、提干,没想到从临时工转为正式工,她用了15年。”

  谷文昌的爱人史英萍是一名南下干部,解放初和谷文昌一起来到东山,当时是县民政科科长,1952年转薪时定为行政18级,在此后30多年的工作中,她的职务、工资级别都没有提升过。谷文昌去世后,史英萍依然过着清贫的生活,省吃俭用之余热心公益。7年多时间里,她从微薄的离休金中挤出两万元资助了18位特困大学生。

  谷豫东说:“父母一辈子清贫、朴素,家里从没置办过什么值钱的家具,从河南到东山、福州、宁化、漳州,父母的行囊永远都只是两个樟木箱子,里面是一些简单的工作和生活用品。”受谷文昌影响,他的子女从来都把自己看作千千万万劳动人民中的一员,吃苦耐劳,生活简朴,真诚待人。

  (摘编自2018年第11期《公民与法》 郑良/文)

  来源:中国组织人事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