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不言贫官之德

发稿时间:2019-07-08 15:33      编辑:天津先锋网

  清贫,不仅是做人的一种方式,更是做人的一种境界。清贫二字,关键在清。惟有心清如水,意淡如云,才能在贪和廉之间做出正确选择,珍惜生命中那份纯朴的本色,这既是做人之要,也是做官之德。廉,立国之要;清,为政之根。仰望中华民族的历史星空,廉不言贫、勤不言苦的清官良吏群星璀璨。

  春秋时期,晋国有位名叫叔向的大夫,他以正直和才识见称于世。有一天,叔向去见韩宣子,韩宣子正为自己贫困而忧愁,叔向反而祝贺他。韩宣子说:“我韩起(韩宣子名韩起)只有正卿的虚名,却没有正卿的财产,无法和卿大夫们交际往来,我正因此发愁,而你却祝贺我,这是什么缘故呢?”

  于是,叔向便向韩宣子列举了栾武子和郤昭子的例子,说道:“从前栾武子没有百顷的田产,家里置备不齐祭祀的礼器,可是他能弘扬美德,遵循法制,使名声传播到各诸侯国,诸侯亲近他,戎、狄也归附他,依靠这点治理好了晋国,执行法令没有弊病,所以避免了灾难。那位郤昭子,他的财富抵得上晋国王室的一半,他的家族在三军将帅中占了一半,依仗着他的财富和国君的宠荣,在晋国骄横跋扈。可结果他自己被杀,他的宗族也在绛城被灭绝,没有谁来同情他们,就是因为没有德行啊。如今你像栾武子那样清贫,我认为你就能建立栾武子那样的德业,所以向你道贺。如果你不去忧虑自己不能立德,而只为财物不足而发愁,我恐怕吊唁还来不及,又有什么可以祝贺的呢?”

  韩宣子听了叔向的话,下拜叩头说:“感谢您的教导。”

  叔向的“人应忧德之不建,不应忧货之不足”,反映了一位贤者的智慧,他的“可贺”与“可忧”,确如孔子所说的,具有古人耿直的遗风。其实,人生在世,应该持守一颗“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的平常心,思想上的安贫固穷,德行上的清正如水,操守上的知止有定,任何时候都不能更易。特别是从政之人,既然头戴官帽,就应该知道责任的分量,岂能又想钱鼓腰包。只有清白当官,干净做事,才能真正体现人生的价值。

  中国古代历史上,夙夜在公、廉不言贫的清官屡见不鲜:

  春秋时的孙叔敖虽贵为楚国令尹,功勋卓著,但一生清廉简朴,多次坚辞楚王赏赐,家无积蓄,临终时连棺椁也没有,他去世后,儿子穷困仍靠打柴度日。

  明代的海瑞居官刚正,持己清苦,任淳安知县时,穿布袍,吃粗饭,让老仆人种菜自给。海瑞去世时,众人凑钱替他收殓,哭着祭奠的人百里不断。

  清代的于成龙身居封疆之位,依然是“布衣蔬食,半茹糠秕”,“日食粗粝一盂,粥糜一匙,侑以青菜,终年不知肉味”,因之被百姓称呼为“于青菜”。

  古有名言:“夫人有义者,虽贫能自乐也。”一个人如果能像古代先贤这样将甘守清贫的意识自觉付诸行动,那么物质和精神就在自己的心中实现了协调统一,就能够思想充实而健康,心灵开放而自由,在简朴的生活中获得真真切切的幸福感觉。

  (摘编自6月26日《中国纪检监察报》 史世海/文)

  来源:中国组织人事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