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访“北上”民主人士登陆地

发稿时间:2019-11-21 16:35      编辑:董晨

  为了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及人民政协成立70周年,查证北上民主人士的真实登陆地点,辽宁省政协文化和文史资料委员会组织委员于2019年6月11日,到大连庄河市王家岛镇进行了实地考察,并收集民主人士北上的史料。本文是这次实地考察的成果之一。

  北来真个见光明

  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口号”后,社会各界包括各民主党派和海内外民主人士热烈响应。按照中共中央的指示,中共香港分局派钱之光、连贯等人在香港以华润公司为掩护,秘密安排民主人士北上东北解放区。

  1948年11月24日,郭沫若、马叙伦、许广平等民主人士10余人,由中共香港工委副书记连贯陪同,乘坐悬挂葡萄牙国旗“华中号”货轮离开香港,宦乡随行,王华生随船照料生活。

  在航行中,大家通过收音机得知辽沈战役胜利的消息,欢欣鼓舞。郭沫若在船上还创办了《波浪壁报》,刊载解放区胜利消息。他怀着对新中国光辉前程的美好憧憬,作《北上纪行》诗10首。其中《北上纪行》之二云:

  破浪人三十,乘风路八千。音机收捷报,钢笔写诗篇。扑克投机巧,咖啡笑语喧。我今真解放,仿佛又童年。

  1948年12月1日清晨,“华中号”终于驶近大连。由于大连港当时处于苏联军事管辖,不准外国货船进港卸货。“华中号”只好掉头向东,计划驶往安东港登陆。当夜,海面突然刮起大风。在黑暗中摸索前行的“华中号”突然发现了前方一座灯塔的亮光,便向灯塔方向驶去,临时停在一座海岛后滩海湾,等待风停后再起航。

  12月2日清晨,郭沫若醒来后,到甲板上向北眺望。一座冥蒙的大岛展现在眼前,巍峨的石山南北纵横,峭壁屏列,高山突兀,宛如一座石城。它就是位于王家岛北侧,更靠近陆地的石城岛。石城岛与王家岛一起组成了石城列岛。郭沫若即兴赋诗《船泊石城岛畔杂成》抒发了奔向解放区的豪情:

  天马行空良可拟,踏破惊涛万里程。自庆新生弥十日,北来真个见光明。貔子窝前舟暂停,阳光璀璨海波平。汪洋万顷青于靛,小屿珊瑚列画屏。葡人大副传佳话,曾做逋逃到此间。往日喧宾公伏钺,春光先到岸头山。彩陶此地传曾出,傲杀东瀛考古家。今日我来欣做主,咖啡饮罢再添茶。

  正因如此,后人根据诗名《船泊石城岛畔杂成》推断:民主人士到达的是石城岛。实际是由于当地人说话口音接近胶东方言,把“王家岛”与“王爷岛”的发音混淆,造成了北上民主人士的误听。他们实际登陆地点为今天的辽宁省大连市庄河市王家岛镇大王家岛。

  12月2日夜,郭沫若通过收音机听到了淮海战场频频胜利的捷报,联想到刚刚胜利的辽沈战役,他感慨顿生,挥笔写下了《北上纪行》之三:

  人海翻身日,宏涛天际来。才欣克辽沈,又听下徐淮。指顾中原定,绸缪新政开。我今真解放,自愧乏人才。

  12月3日早晨,郭沫若遥望王家岛东部海上日出,又写下了《北上纪行》之四:

  八日波臣乐,难忘数石城。涟漪青胜靛,岛屿列如屏。烽镝域中远,云霞海上明。我今真解放,倍觉一身轻。

  由于大风原因,岸上无法来迎接,郭沫若等人在船上待了两夜。12月3日上午,东北行政委员会代表、安东省(旧省名,今已撤销)副主席、安东市(今丹东市)市长吕其恩,带领辽南解放区庄河县公安局局长刘铮和其他干部先后乘木帆船破冰靠近“华中号”。北上民主人士被接到王家岛上。

  王家岛是大王家岛与小王家岛的合称,位于中国东北南端的黄海,隶属于辽宁省庄河市王家岛镇。其中,最大的岛屿大王家岛东西长4公里,南北最宽处2.5公里,最窄处仅1公里。大王家岛北边散布着大大小小无人居住的6个坨子(小岛),分别是:团坨子、长坨子、棺材坨子、井坨子、草坨子、元宝坨子。西北边有瘦龙岛,东北边有小王家岛。这里风景如画,是中国北方最美丽的海岛。

  大个子是谁?

  《纵横》杂志2019年第5期封面,刊登了周海婴先生拍摄的一张第二批北上民主人士合影。关于这张照片的拍摄地点,不同史料记录了几种说法:其一,周海婴在《航向新中国———我所亲历的新政协前奏曲》一文中回忆:“12月3日(应为12月2日)一早,船已抛锚停泊了。远远可以望见海滩和少数几幢高耸的建筑。领导告诉大家这里已是安东(今丹东)附近的大王岛。”其二,《郭沫若年谱》记载:“同日(1948年12月2日),郭沫若作七绝《船泊石城岛畔杂成》四首”,推测登陆地点为石城岛。其三,马叙伦回忆:“12月3日抵达大连与丹东之间的大王爷岛(亦说大王家岛),12月4日登陆。”

  2017年7月,中国政协文史馆“北上”项目组在辽宁收集资料时,民主人士后代和专家学者对周海婴先生的照片逐一分析,并到沈阳有关地点现场核对。对于这张王家岛的合影,大家指认出了所有民主人士,从右至左依次是:翦伯赞、马叙伦、宦乡、郭沫若、陈其尤、许广平、冯裕芳、侯外庐、许宝驹、沈志远、连贯、曹孟君、丘哲。只有最右边的那位大个子没有人认识,推断是当地负责接待的同志。

  王家岛潘龙副镇长告诉笔者,这位大个子是前来迎接民主人士的吕其恩。吕其恩1911年10月26日出生在王家岛东滩村山东屯一户渔民之家。父亲吕仁昌是个闯海弄潮的渔民,家境寒微。1932年,吕其恩在烟台第八中学读书期间,接触到一大批思想进步的老师和同学,大量阅读马列著作和进步书籍,并于1935年在北平入党。此后,吕其恩受党的委派到胶东地区开展工作,恢复和扩大党的地下组织,任中共烟台工作委员会书记。抗战胜利后,他率领挺进东北先遣支队率先返回王家岛,进而进军庄河、丹东等地,建立了中共庄河县委,并与苏军接洽,为八路军主力部队进军东北做好了准备。迎接民主人士北上时,吕其恩已经是中共安东市委书记兼市长,安东省政府副主席。

  因此,可以清晰地断定:这张照片拍摄于1948年12月3日上午,是第二批北上民主人士登陆王家岛时的情景。地上堆放的行李卷,也证明了他们是刚刚从货轮下到王家岛陆地上。

  大家在岛上休息了一夜,恢复了体力。12月4日,天气好转,准备离开王家岛前往安东市。此时,同行的连贯、宦乡、翦伯赞等人与大家分手,前往大连另有任务。告别时,郭沫若作诗一首

  《送翦伯赞》:

  又是别中别,转觉更依依。中原树桃李,木铎振旌旗。瞬见干戈定,还看锤铚挥。天涯原咫尺,北砚共良时。

  12月4日傍晚,在吕其恩的护送下,第二批北上民主人士安全到达安东大东沟,改乘小船上岸。安东省政府主席刘澜波前往二道沟码头迎接。

  上岸后,郭沫若看到了解放区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真正当家作主人,过上了幸福生活。他诗兴大发,写下了《北上纪行》之五:

  卅五年前事,安东一度过。彼时来负笺,远道去游倭。弹指人将老,回头憾苦多。我今真解放,矢不再蹉跎。

  随后,大家在丹东五龙背温泉休息了一夜,于12月6日乘火车抵达沈阳。

  “从严冬走进了和煦的春光里面”

  应中共中央邀请,1949年1月6日下午,由共产党员杜宣带队,胡风、马本师、许侠、龚普生等民主人士一行13人,从香港乘坐一艘挪威商船秘密北上驶向东北解放区。

  1月12日黄昏,胡风等人乘坐的挪威商船在王家岛海岸停泊避风。《胡风日记》记载:“1月12日,下午六时,到王家岛海面,岛属辽宁省庄河县。”

  因为天黑,当日并没有上岸。胡风站在船上,心里充满了对新生活的向往。他把王家岛称为北上民主人士奔赴新世界的第一站。

  第二天(1月13日)上午,胡风等人正在收拾东西,看见岛上几个小孩子坐着舢板靠近商船,他们都是面孔红红的,脚上都包着破棉絮,很厚很厚。此时,时任庄河县公安局局长刘铮等人已经乘船进岛。因为对胡风等人情况不明,便安排岛上分所所长王喜英上船与胡风等人见面。

  杜宣首先与王喜英见面。胡风等人开始将行李搬到船中部的露天甲板上。刚刚搬完,杜宣来叫他们。在楼舱前面的走廊,胡风第一次见到王喜英。王喜英是农民出身,23岁,曾在作战时负伤。还有几个战士,其中一个没有穿棉大衣,也没有戴棉帽,夹的军帽,夹的军装,挂着一支盒子枪。

  王喜英在了解情况后,对胡风他们的到来表示欢迎。他说:“咱们这地方太不像样子,脏得很,同志们不如在船上再待一天,明天坐汽船直接上岸(到庄河县)。”

  于是,胡风他们又把行李往舱里搬。搬完以后,忽然想到,既然到了就应该上去,在岛上住一两天也是难得的机会。

  杜宣又去找王喜英商量。他回来说,王所长同意了,大家愿意上去,他高兴得很。下午,王喜英用汽船把他们接到岛上。

  在王家岛分所,胡风他们与刘铮局长见了面。刘铮27岁,抗战开始时参加了民族解放先锋队,后上战场。光复后,随东北干部团来东北。胡风他们与刘铮从下午长谈到晚上。通过交谈,胡风了解到岛上的真实情况。特别是刘铮滔滔不绝地介绍着岛上渔民的生活和对当前时事的看法,代表了解放区人民的心情。

  虽然外面刮着寒风,飘着雪花,但胡风并不觉着冷,他觉得自己“好像从严冬走进了和煦的春光里面。土地对于我有一种全新的香味,风物对于我有一种全新的彩色,人物对于我有一种全新的气质,我感到我的心里充满了长年以来所期待的,对于祖国的祝福。”当晚,胡风等人被安排在分所旁的三间民房过夜。

  胡风看到的灯塔

  在岛上,胡风还看到一座灯塔,里面还有冷热水管和卫生设备。时任庄河县公安局局长刘铮为客人们介绍说,王家岛虽然很小,但是日本人把这里看得很重要,它的南部海域是日本至大连、山东的主要海上通道。

  当年的那座灯塔还在。潘龙副镇长向我们介绍了这座灯塔的情况:

  1938年7月,日本军队登陆青岛后,加紧对中国的侵略。为了将从中国掠夺的物资运回日本和向中国内地运兵,日本人开始在王家岛南大山修建国际灯塔。其主要任务是每天夜间开灯,为来往的日本船只导航照明。

  日本人强行在岛上征用工人300余名,其中建筑工人大部分是从外地雇来,在本地只雇了部分小工,石料就地采集,水泥和白灰从外地专船运来。工人的工价每天的伪满洲币5角钱。工头是一个姓汪的中国人,30多岁,工人干活动作稍慢一点儿,就被他用文明棍狠打。

  1938年12月,王家岛国际灯塔主体工程完成,1939年1月开始投入使用。灯塔塔高10.1米,直径5米。灯塔的圆形顶部有一个很大的灯体,灯头为1000瓦灯泡,灯罩呈扇贝壳状,是由纯铜环绕的纵横成格、凹凸有致的天然水晶石制成。夜晚时灯光经过水晶石灯罩的汇聚,形成强烈的光束,通过复杂的齿轮变速系统,以每10秒旋转一次的速度扫过附近岛屿和茫茫海面,灯光照射半径可达25海里左右。更为人称道的是,螺柱顶的灯台里面盛有1.5吨左右的水银,为灯头构筑了永久的平衡。该系统为日本光机工业株式会社制于1938年。

  为了解决塔上人员生活和吃水问题,日本人专门设计了“屋檐接水”工程,在伞字顶房屋屋檐下设计了精巧的凹槽,管道垂直通入地下。每当雨天,雨水便从伞形屋顶流入凹槽内,然后进入管道,经过层层过滤,流入和汇聚到旁边的“龙泉井”内。

  灯塔建成并使用后,有2名日本人负责看管,其中设灯长一名,名字叫仲原武雄;电报员一名,先后换过5任,名字分别是马来正已、川口孝义、小田、吉本郡、宫和隆。塔上雇佣中国职员2人(于连彬、张相贵),佣人3人(董连生、孙玉乾、杨宝君),主要从事夜间值班看灯。该塔归伪北京交通部安东航务局船政局管辖。塔里设电台一部,每天两次与安东联系。

  日本人在王家岛不但留下了这座灯塔,还在这里修建了码头。1942年,日本侵略者为建立侵华军事基地,经勘测认为王家岛水域海水较深,可以停泊排水量较大的船只,遂决定在岛上后滩港修筑码头。管理修坝工程的共有十几名日本人,总负责人叫天水,翻译由曾在石城岛当过伪村长、绰号叫徐大头的家伙担任,工头为吕乐昌。1943年-1944年,由各地征来的劳工达1000余人,石料来源一是把大王家岛后滩一个叫笔架石的小山炸开;二是从长坨子和团坨子、井坨子等岛屿上解决。到1945年日本投降时,码头初步建成。由于未采取加固措施,1949年8月27日因台风被大浪冲塌。1993年,王家镇政府在后滩港码头遗址上,重新修建了王家岛客货码头。

  胡风等人只在王家岛住了一晚。1月14日上午,胡风等人告别了刘铮、王喜英以及岛上的老乡,离开了王家岛。同日下午,胡风等人在庄河县打拉腰港上岸,乘坐汽车到达庄河县城,住进了一家土店———复兴旅店。

  当时庄河县县长聂长林没在家,由县政府秘书蔡玉威招待。庄河县刚解放不久,到处是伪满和战争留下的痕迹。胡风在街上转了一圈,对这个百废待兴的小镇充满了感慨。1月15日,胡风等人又乘坐县政府提供的无篷卡车,直奔普兰店,后经瓦房店于1月17日到达沈阳。本文涉及人物简介:

  杜宣,剧作家、散文家、诗人、国际文学活动家、《文学报》的创始人之一。1932年参加中国共产党。曾先后在上海、桂林、昆明、重庆、香港等地从事革命文化活动。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国际政治经济所所长、亚非作家会议常设局常驻代表、上海市文化局顾问、上海市文联副主席、上海市作协副主席、上海市剧协主席、中国剧协顾问、上海市对外友协副会长、上海市对外文化交流协会副会长等职。

  胡风(1902-1985),湖北蕲春人。原名张光人,笔名谷非、高荒、张果等。现代文艺理论家、诗人、文学翻译家。第一届政协会议中华全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正式代表。

  马本师,浙江绍兴嵊县(今嵊州市)人,1921年出生,1945年12月去英国,1948年12月回国。新中国成立后,在冶金工业部规划院工作,任副总工程师。

  许侠,泰国归侨,暹罗华侨各界抗日救国联合会常委及“文抗”主席,新中国成立后曾任侨办副主任、全国政协委员。

  龚普生(1913-2007),安徽合肥人,章汉夫的妻子,我国著名外交家。第一届政协会议中华全国民主妇女联合会后补代表。第六、七届全国政协委员。

  来源:人民政协报